[推荐] 火锅小记(一)

火锅是只猫。九月初的一天(9月2日)下午,云突然发微信,让我去她公司一趟。神神秘秘的,也不说清楚什么事情,我就明显表现出拒绝的意思。没想到她直接打电话过来,说自己在店里捡到一只小猫,让我去把它接回来,语气掩饰不住的兴奋。可能是周围邻居谁家养的猫走丢了,或者是撸猫馆里跑出来的猫也不一定……我跟她耐心解释了一会,意思是先将猫留在店里,万一有人寻它好还给人家。云工作的地点,在北京南锣鼓巷,周边开了...

大柳树市场淘货小记

之前去过潘家园,但大柳树没去过,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事情的起因是某次刷抖音,看到大能(赵赫)老师深夜探访大柳树市场,说那有鬼市之称。他最后淘到了几块老上海手表,而我一直对国产老表情有独钟,手里有两块几十年前产的上海1523型手表,本来是一对儿,是我在闲鱼上淘来收藏用的。品相都不错,可惜手欠,有次打磨金色那块表壳,毁掉了外壳,所以一直想入一个品相好的表壳,将之前留下的机芯、盘面、指针一套重...

期待已久《曼达洛人》第二季开播

猫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科幻迷,尤其是硬科幻粉丝。从中学开始,看《科幻大王》、《科幻世界》,收集了很多《科幻世界》杂志。去年因工作原因,从成都到了北京,收集的杂志全部留给了成都的一位朋友,希望她能爱惜它们吧。除了科幻类杂志、书籍,猫叔也是一个科幻电影的铁粉,从主流的《黑客帝国》、《独立日》、《阿凡达》到小众的《她》、《机械姬》等,都是猫叔的最爱,也包括这两年大热的美剧《西部世界》。但最经典的《星...

怪谈之秘密

1.我遇见一个姑娘。她笑时,眉眼会弯成好看的月牙。2.她说她喜欢金鱼。我买了一只巨大的金鱼缸给她。里边有很多好看的金鱼。但在我眼里,却没有一只金鱼及得上她的美丽。我想我爱上了她。3.金鱼突然死光了。我想这可能是某件事情的征兆。看着空荡荡的鱼缸,我很想用东西填满它。4.她说要离开我。很奇怪,我竟然并不怎么伤心。但她最终留了下来。再也没能离开我。5.屋子里开始有种奇怪的味道。我想,那是她留下来的...

怪谈之回忆(二)

悲欢离合,从来都无法相通。(一)在这座小城里,我租住过很多地方。有一段时间,我住进了一条巷子里,在南山脚下。我跟朋友合租了四楼的房子。一楼,住着一对小夫妻。晚上,能听到下面传来高高低低的声音。巷子的对面,是一条旧街道,开满了大大小小的洗头房。每次吃饭,都要路过那里。夏天的晚上,有许多年轻的姑娘倚门而立。(二)我开始留意她并非是因为她长的好看,恰恰相反,我甚至不清楚她的样子。每次吃饭经过那里时...

怪谈之回忆(一)

回忆就像一只令人讨厌的小狗,只要你扔出点东西,它总能给你叼回些什么来。然而,在大多数情况下,并不都是你想要的。很多个晚上,我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在黑暗中努力回想曾经发生过的一切。当我抽丝剥茧,寻到蛛丝马迹,试图把脑海中的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还原成一个整体时,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。有些事情,我根本无法确定它们是否真的发生过。那些人,是否真实的存在过。当记忆不再忠于自己的时候,你还剩下些什么...

怪谈之诡梦

在我彻底疯掉之前,我决定把这件事情写下来,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,好让你们知道我去了哪里。事情还要从2012年的秋天说起。2012年秋天,在天气突然变凉的时候,我从一家小型商务公司辞了职,没有去找新的工作,而是专职折腾起以前建的一个小网站,靠一些广告带来的微薄收入养活自己,每个月除房租水电费之外几乎所剩无几,荒度着既潦倒又窘迫的日子。但我之所以辞职,却并非辞职报告上瞎编的那一套不能适应工作云云,...

怪谈之镜魂

小时候,我们家老屋里有一面镜子,黑漆的木头镜框,上边刻着繁复的老式花纹,年深日久下来,原本的颜色已不可分辨。镜面上并没有像其他人家那样描上彩色的龙凤呈祥或是孔雀开屏,而只是贴着一张褪色严重的红纸剪成的囍字,被我闲着无聊用手抠掉了,只留下一个不太明显的印迹,后来才明白是父母结婚时粘上去的。母亲告诉我,这面镜子是姥姥留给她的,是她当年的嫁妆之一,另有两只大红木箱。镜子挂在老屋的北墙,一进门就能看...

一个朋友

在我上高中的时候,有几个死党,其中一个是L。L跟我是同乡,同一个初中毕业,然后上了同一个高中。起初,我并不认识L,甚至从没听说过有一个叫L的同乡。我读的的高中在一个古城里,说是古城,其实只有四面城墙,大概是明时或宋时或更为久远的朝代遗留下来的产物,大家都习惯喊老城。老城有个南门,叫城门洞子。出城门洞子,有道斜坡。那个时候,小县城已经有了一些网吧,规模都不大,一般只有几十台机子,城门洞子的斜坡...

陈年旧事小记

想到哪写到哪,写到哪算到哪,试着慢慢想,慢慢写,可能发生过,也可能未曾发生过,只是想起来是这样子的啊。1.小时候,走夜路,总感觉有什么跟在后头,于是一到家,就猛的推开门,极夸张的跳将进去,然后迅速把门关严实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将跟在后面的东西彻底关在屋子外。2.我跟奶奶的感情比较淡,从小就不太亲近,对她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她总穿着深蓝色的旧式夹袄,裹了脚,在天气好的日子里晒太阳,拿出不知从哪里收...